奇怪的是当韩国选手都离开短道速滑赛场之后就没人摔倒了

短道速滑比赛应该是一项“比谁更扛摔、更少摔”的冰上运动。今天的男女项目里从预赛到最后决赛,摔得是七荤八素,心惊肉跳的。

但最受伤的似乎只有一个:韩国选手。记住上面这位裁判,他以一己之力将所有的韩国选手都罚出了决赛。

男子1000米和女子500米的A组决赛里出现的韩国人,是中国队的韩国教练金善台、技术教练安贤洙、器材师边宇玉。

噢,还有匈牙利队的器材师,原谅我知识贫瘠,不知道那位漂亮的韩国小姐姐的名字,抱歉。

起码冲过终点线之后的刘少林等待成绩时的那种忐忑,就像极了那些进完球后不敢庆祝的足球员一样。

刘少林伸了两次手,于是尽管他率先“摔”过了终点线,冲线一瞬间他也激动不已。

但裁判和视频回放还是再次残酷地将判罚给到全球所有观众面前:刘少林伸手阻挡犯规,黄牌。

而且包揽了冠亚军,被王濛戏称为短道速滑队“小儿子”的李文龙从预赛开始就一直完美地执行教练的战术,最终等来了这块银牌。

和披金戴银一样足够载入史册的是,这场决赛是中国第一次有三名选手出现在男子1000米决赛的赛场。

当然,也别忘了唯一代表中国出现在女子500米决赛赛场的张雨婷,祝贺中国短道速滑队披金戴银。

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谷爱凌终于亮相,尽管预赛成绩有点波动,但丝毫无损她的超高人气。同时,苏翊鸣第一次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,就拿下了男子单板滑雪的银牌。

谷爱凌18岁,苏翊鸣17岁,他们都是00后,但截然不同,不止是性别、成长经历、甚至是面孔。

我想,这比纠结于那些诸如裁判、压分,甚至上升到别的层面的声音,要更有意义得多。

男子1000米决赛第一枪滑了4圈之后被判罚重滑,所有的选手都接着修理冰刀的空隙躺在挡板上休息。

我相信一定有摄影师捕捉到了这一个画面,就像是准备上战场前那瞬间的安静,当你耳边只剩下自己的喘息声和心跳声,你的身体会代替大脑思考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